<var id="htjp5"></var>
<var id="htjp5"></var><cite id="htjp5"></cite>
<cite id="htjp5"><span id="htjp5"><thead id="htjp5"></thead></span></cite>
<menuitem id="htjp5"></menuitem>
<var id="htjp5"><video id="htjp5"><thead id="htjp5"></thead></video></var> <var id="htjp5"></var>
<cite id="htjp5"><video id="htjp5"></video></cite><cite id="htjp5"></cite>
<var id="htjp5"><video id="htjp5"><thead id="htjp5"></thead></video></var>
<var id="htjp5"></var>
<var id="htjp5"><video id="htjp5"></video></var><var id="htjp5"></var>
<var id="htjp5"></var>
<var id="htjp5"></var>
<ins id="htjp5"></ins>
<menuitem id="htjp5"><strike id="htjp5"></strike></menuitem>
<var id="htjp5"><video id="htjp5"><menuitem id="htjp5"></menuitem></video></var>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新闻标题全文检索
返回首页公司概况新闻中心工程业绩科技进步企业文化党群工作人力资源社会责任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水电七局有限公司 >> 文化园地
父爱无言 恩重如山
发表时间:2019-6-17   |  来源于:本站原创  |  作者:王梦悦  |  点击数:1550 

    我依旧记得2岁时他给我剃的光头锃亮锃亮,3岁时给我编的冲天麻花辫随风飞扬,就算头顶别个俗气的塑料发夹也满心欢喜。此去经年,他那时的慈爱与柔情已经被时光悄然掩埋,人到中年脾气暴躁又喋喋不休让他不再那么可爱,甚至有时有点让人厌烦。
    他是我的父亲。我经常连名带姓的叫他,他总是笑着训斥我没大没小,我总能找到说辞理直气壮地反驳。其实,关于直接叫他的名字是因为刚上学时造成的阴影。别的小朋友都能准确的说出自己父母的名字,唯独我的父亲有好几个名字,为此老师还特地让我请家长,甚至质疑我的智商是不是有缺陷。对于一个初入学堂的学生,这种质疑所带来的负面情绪影响深远。
    他总是叫我儿子,可能在他心底深处依然为我不是男孩儿感到莫名遗憾。传宗接代真的是这个世界上最恶毒的语言。
    他很固执!澳惚鸪鋈ネ媪,就在家里看书”几乎成为我青春岁月里的魔咒,以至于现在听到他对娜姐说这句话时我仍感到心有余悸。
    他很偏激。他会不让我去上学,甚至不让我参加考试,可能只是因为某一次我的考试分数不那么漂亮。在他眼里,学生的分数大于天。其实,我根本不在乎什么鬼分数。
    日子向前奔走,我也逐渐长大成熟。但他似乎拒绝接受这个事实。我与他日渐疏远,不再像小时候那么黏他,也不再像以前那么理解他。他毫无理由的霸道至今仍让我耿耿于怀。有些父母总是将子女用作与他人攀比的工具,从中获得优越感以弥补自身所缺失的成就。
    我父亲便是这支队伍中的一员。他掌控力极强,而我自我意识觉醒太早。我们之间摩擦不断,许多次我与他针锋相对,他疾言厉色,我不让分毫,最后总是闹得不欢而散。他总是把我当作提线木偶,勒令我遵从他的指令,但凡有一丁点儿不顺他意,在他眼里便是一无是处,成为他人生中的一粒微尘。
    我国人民大多礼让恭谦,赞美别人家的小孩几乎是基本礼节,于是,有那么些机会,我也是“别人家的小孩”,各种溢美之词纷至沓来,得益于此,我便又成为他口中的“优秀”的存在,逢人必得夸赞一番。那时他脸上的面部肌肉因为高兴而拉扯,狭长的小眼睛更是眯成一条缝,真诚地让我感动。
    成年后的记忆列表里,他的“坏”占据主要部分。其实他有很多好,只是我主观地将他的好关进记忆小黑屋。似乎这样,才能消解他曾经对我过于严厉的约束。
    那些被刻意遗忘的种种,依然鲜活地跃动在我的记忆深处。
    我记得那年流行感冒风头正盛,极少生病的我也没能幸免,他半夜背着我求医问药,打点滴的时候抱着我到天明,一刻也没撒过手。至今回想起来,仿佛依然能感受到他温厚的手掌轻轻拍打着我因疼痛略微痉挛的背。
    他会背着我走过泥泞的小路,只为了不让我新穿的公主鞋留有污渍。其实那时候的我已经很重了,但是背着我,他的背脊依然挺拔。
    他很少下厨,却会在我回家的日子里洗手做羹汤,尽管不那么美味,多给的盐里也透着他丝丝的柔情。
    我记得他去见我对象时隐隐泛红的眼眶。其实在他心底,他女儿是最好的,无人能及,也没有哪家臭小子能配得上。无论是谁跟我在一起,他都觉得委屈?墒侨松褪窃诓欢锨靶兄胁欢系玫接植欢鲜。他的不舍,并不能改变我成长独立的事实,不能改变有一天将离开他拥有自己的生活。
    虽然他有很多做法我无法理解不能接受,也曾因此闹得天翻地覆,但是他爱我,毋庸置疑。
    他很爱我,他不像杜女士那么直截了当的表达,他的爱隐忍而克制。那些不曾宣之于口的爱和关怀都被他融在日日夜夜的担心里,揉在生硬常规的关心里。他会跟杜女士抱怨为什么我不给他打电话。因为每次打电话就问钱够不够花,可能在他心里他能提供给我的只有金钱。其实,他从不承认,我早就可以独立养活自己了。我也知道,他只是害怕承认,他给不了我太多,唯恐最后一点能给的也失去。
    那些日子,不论烈日当空抑或风雨倾城,他也曾往返于家与学校之间。
    我记得杜女士深夜被路灯斑驳的背影,却忽视了他凛冬清晨迎着寒风略带困倦的脸庞。
    无论今天的我是什么样,都是父母给的沃土滋养了我。他提供了养育我的大部分成本,杜女士给了我大部分的照拂。而我私心地跟杜女士更亲昵。
    是啊,就像他说的那样,没有他作为后盾,我怎么可能拥有那么顺遂的前半生。
    三姑六婆总是带着“圣母”的心责备我一把年纪还在花他的钱,读那么多书还不如嫁个好人家。这话传进他耳朵里,他比当事人我还愤怒。而我也终于能理解他为何对我如此严苛,至少在我的三观里,永远不会有这样的认知。
    人最大的悲哀在于,拿着父母提供的物质,学着他们不懂的知识,见识他们没有见过的世面,体验他们没有体验过的人生,到头来,却嫌弃他们如此的笨拙。
    我也曾嫌弃他为何如此笨拙,这也不会那也要教,却忘了自己是如何从一个小不点长成如今的模样。他不是学不会,他只是想多一个机会和我相处,多一点时间和我交流。
    他就是这样沉默内敛,将他深沉的爱无言的传递给我。他并不在意我接收到多少,他只知道付出他的全部。他是唯一一个将“我养你”践行到底的人,从盛年到暮年,他的关心和爱护不会因为时光流逝而改变分毫。(责任编辑 李俊敏)


七局视界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天府新区兴隆湖湖畔路南段356号 邮编:610213
技术支持:中国水利水电第七工程局信息技术管理中心 新闻维护:中国水电七局新闻中心
推荐显示器分辨率:1440*900 IE7.0以上浏览器
版权所有©:中国水利水电第七工程局有限公司
[京ICP备 11043677号]
秒速赛车开奖网-秒速赛车平台-秒速赛车官方网址